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论老子

道,领导也。领导必需要不断呼唤,教导下属以及以身作则。下属的过和错皆因领导懒惰。

 
 
 

日志

 
 

第21章:浪迹天涯  

2012-02-22 16:23:49|  分类: 爱心 (夫妻小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个中午,你和我俩人刚刚想要走进乌兰广场,你突然间撤一撤我的右手,意思要我停下脚步,你的右手同时向前面指一指,然后说:“看,前面那位少女,她不就是在我们家附近的食摊卖茶水的姑娘吗?”

我抬头望过去,然后说:“是,就是她。这个时候她应该在上班。咦...她怎呢?

你很清晰的说:“你看她双手拿着几个购物纸袋,她肩膀上也挂着一个LV包包。”

我有一点不可思义,但我还是给你说了我的见解:“这就不对了。她刚刚从中国来到新加坡工作,不可能上班还没有到两个星期,她的老板就给她发薪水了。...不可能!”

你不是有意思要反驳,但还是说了:“但...事实摆在眼前,与她一起同走的那个小女孩,我记得她前几天才到来新加坡与她在同一个食摊工作。她也不用上班?一起逛街购物?她那来的钱?”

我试解释:“我猜测,那个来了早两个星期的女孩子有一点秀气,很可能给一个中年人看上了,收养她,因此,是给了她一笔钱购物。”

你喃喃自语:“她们俩都是乡村的小姑娘,初步到来新加坡这个大城市,购物市场以及商店到处皆是,东西应有尽有,还有许多标致的女人用品使她们的欲念大动,脑海里自然想着以最快的时间赚很多,很多的钱。”

我扯一扯你的手,说:“不去理会她们,我们进去吃午饭。我肚子饿荒了!”

虽然我们叫了平时你我最喜爱吃的牛肉丸、贵妃鸡、以及两大杯冻奶茶,刚刚开始吃了几口,你却问我:“你有没有想过收养中国女孩子?她们天真又温柔。”

我摇一摇头,回答:“不会的。我与她们在思想方面的差距太大了,而且...

你追问:“而且什么?”

我回答:“她为了钱而自甘堕落做情妇,太不自爱了。我不会喜欢不自爱的女孩子。”

你哼了一声。有一点生气的辩驳:“如果她不是为了钱而纯粹为了爱上你而自甘堕落做你的情妇,你是要的,是不是?男人对女色就是一个贪字,永远控制不了自己的色欲。”

我反驳:“你,就是不能相信我是一个有修养的男人。如果我要玩女人的话,我的魅力还在。我告诉你,这是我的一个很要好的同事曾经跟我说过这番话:‘你会看相,一眼就能看穿那一个女孩子很容易上手,但我相信你,你不会这样做,因为你也非常清楚,容易上手的女孩子,怎样的人也已经上过她了。你洁身自爱,不会去冒这样不必要的风险。’你还对我有这么大的疑心。气死我也!”

我放下筷子不想吃下去。

你看到我生气了,你的心也平静下来,温柔地说:“亲爱的,我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走动。好吧!有我常常陪伴着你,没有女孩子敢接近你。这样可以了吗?”

我喝过一口奶茶,然后阐述:“很多新加坡的中年男士受不了很容易上手的中国乡村女孩子,都在外面将她们收养起来。有一段时期,新加坡报章连续报道关于许多夫妻闹离婚的案件,原因都是收养了这些中国女孩子所引起的。不知道什么缘故,这些报章突然间不再报道这些新闻了。我猜测很可能是这两个原因。其一,新加坡政府下旨令压抑这些报道,毕竟都是一些破坏家庭幸福的八卦新闻。怎说,也是政府大力鼓励引入大量的中国女孩子到来新加坡工作,因为每一个引进的外劳,雇主必须要每月缴付450新元的人头税。每当引进每一个外劳,新加坡政府的收入每年增加了5400新元。最保守的估计,一年引进四十万来自中国的外劳,新加坡政府就征收了二十多亿新元的额外收入。”

你很惊讶,问:“二十亿新元?那是很多钱。政府怎样处理这些钱呢?”

我回答:“直接注入政府的锦囊里去。”

你再问:“这些钱没有给人民一点好处吗?”

我很不耐烦地回复:“会有好处吗?反之!只有坏处!因为多引进一个外劳,就有一个新加坡人少了一份工作。”

你左右不断摇你的头,然后说:“这样,对新加坡的人民太过不公平了。”

我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后才回复:“新加坡政府会公平对待它的人民吗?呸!绝对不会。这个政府只想到从引进这些外劳夺得额外的人头税,对人民来说,只有两个坏处。

第一,外劳的工资非常的低,引进他们之后,新加坡政府不必要设最低工资水平,任由商人压低员工的工资。

第二,政府也容易找一个借口,推卸责任说是新加坡人民不想操作这些低工资的工作。但是,有脑袋的人只要想一想,对长期没收入的人民来说,不管什么工作,只要工资符合最低工资水平,每一个人民都想要打这一份工作,因为,有工作总比没有工作好。

但新加坡政府引进外劳的意念就是特意压低工资,因此,才能够从中赚取每年最少二十亿新元的人头税。新加坡人民的平均工资在这十多年来,只增长了一个百分点。然而,人头税方面,政府已经征收了三、五百亿新元了。”

你很惊讶!再问:“这个政府是不是根本丧失了爱心?可恶的政府只会欺压人民,致人民于水深火热。”

这时候我已经控制不了我的情绪,很生气的骂道:“只有尖酸刻薄又无情的领导才会执意欺压自己的人民。人民失业,政府不负责任也算了,但为了每年多征收二十多亿新元,执意引进外劳来欺压自己的人民,我看天底下,惟有无情又无义的新加坡政府。”

你用你的食指横盖着你自己的嘴巴,意思要我不要再说了。你安慰我说:“我明白你在生气什么。失业四个月后,你还没有找到一份工作,一半的责任是新加坡政府。”

我吸了一大口冻奶茶,让它停留在我的口腔了一会儿,心情变凉了之后,即而解释:“自从1989年新加坡政府有计划性的提高地租、高价抛售地皮以及应用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垄断建组屋的局面设一个大阴谋背地里操纵组屋价格的飙升,其地皮售价年增长率,高达几十个百分点,十多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制造工厂都已迁到别的国家去了。要不然,我不会到敏丹岛上班,更不会遇上你。

现时,除了希捷以及几家晶片厂,新加坡已经没有像样的制造业工厂了。如果我带你去裕朗工业区走一趟,你会亲眼看到已经过半的厂房丢空了。”

你低下头,带着一点沮丧的语气说:“那么...这些丢空的工厂不是很可惜,不止白白丢空了,人民也失去就业机会。”

这时候的我,一定要发泄撇在心里很久的一片经济理论,解释:“新加坡政府执意炒高地皮以及房屋价格来追逐高GDP或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其用意就是凭这一个指标欺骗人民,宣称高GDP 增长率才能显示新加坡的经济只有猛飞突进的一面,借此误导人民他们的生活会更好。可是很少人民能够了解GDP增长率的三个最大贡献的缘由是来自人口的增长、生产力以及通货膨胀。

其一,生产力。每一个国家的生产力增长率都是非常缓慢的。历来,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长期性取得超过2%的年生产力增长率。生产力增长率是唯一对人民产生正面的经济好处,其他两个因素只会产生负面的坏处。

其二,人口增长率。当然引进更多的外劳,自然GPD会增长,因为多一个人在工作。为什么新加坡政府的展望是从原来的三百万人口有计划性地提高到五百五十万人口。捏旨一算,GDP自然提高了83%5.5百万除以3百万)。

但是,如果引进外劳来压低工资率,人民的平均工资率在十年里才提升一个百分点,人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反而更糟糕,往下降。所以,从这一方面提高GDP,人民反而是受害者,真正得益的是新加坡政府,锦囊里每一年多了二十多亿心愿。人民还傻傻地以为GDP增长率提升,他们的生活也跟着更好。说到底,每一个人民都是傻瓜,被新加坡政府欺骗了还不知道自己的生活水平是每况愈下。

其三,通货膨胀。如果人口稳定,生产力保持在已经非常不错的1%增长率的情况下,通货膨胀的增长率几乎等于GDP的增长率减去1%。这不是难于理解的数字游戏。GDP的确就是一个数据。如果通货膨胀率是5%,那么GDP就必然飙升5%,因为GDP仅仅是国内生产总值的统计总数居。这哪能是假的。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将每一个国家的GDP增长率与通货膨胀率打个正比,答案肯定是,两者几乎是一样的增长率;除了美国,新加坡还有几个少数国家欢迎大量的移民,其GDP可能比通货膨胀率高一点点。原因是这两个国家的政府习惯将这些数据百般操纵,而操纵的经济因素就是这两个主要因素:人口增长率以及通货膨胀率。

最容易提高一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就是炒地皮。一平方米的土地,今天可以拍卖十元,明天可以翻倍,再弄些手段,不到三、五年地皮的价格翻了五至十倍,那是最轻易而为的事情,如果其政府在背后再操纵的话。”

你看到邻座有几个人看着我,所以你很柔情地说:“你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要我忍耐,给你多一点时间找一份工作,我非常明白。”

我犹豫一会儿,看一看我的左右,心里的激动情绪平静下来许多,但我的脑海里却想着:“现在是不是最恰当的时候告诉你我的决定。”

我再看一看你的脸依然是那么温柔的,所以我决定跟你说:“亲爱的,我已经决定离开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去。”

你顿时愣住了。

我把住自己的情绪,慢慢解释:“有两个理由。其一,我已经失去所有信心在新加坡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我必须面对事实,有这样无情的政府在操纵国家的GDP,它已经不管人民的死活,我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

其二,马来西亚的生活费还不到这里的三成。到了马来西亚,我也可以将我们现在住的公寓出租出去,每一个月,我们会有千六到两千元的收入,已经足够给我们在马来西亚生活,即使在那我也没有找到工作。”

很可能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你问:“马来西亚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国家?”

我补充:“我在马来西亚长大,有许多旧同学,弟弟在吉隆坡,两个哥哥还住在我父亲的老家。在那,我们因该没有经济上的问题。我们就这样决定,好吗?”

于是,我们在20094月到马来西亚去,第一个落脚点是吉隆坡。我们在我最要好的同学林锡平的家住了几天,然后我们乘坐长途巴士北上到我老家和丰去。

我们先住进一家旅店。隔天早上,我们才一起回去我生长的老家。当时我大哥大嫂不在家,我二哥不欢迎我回去,他叫我回新加坡去,在这里,没有适合的工作。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你是印尼人,在马来西亚,他们对印尼女孩子的观念只有一个——是女佣,因此,怕村里的人误会我娶了一个印尼女佣。我没有跟他解释你是蓝血儿,因为已经深深烙印在他们脑海里的思维,不是我一时可以解释清楚的,所以,我牵着你的手掉头走回旅店去,就这样我们在旅店住下来。

每一天我会早起,然后到旅店设有网络的大厅继续我的写作。等你起床后,我们俩才打着一张大雨伞,在猛烈的太阳下一起徒步走到三公里外的餐馆,叫了两碗刀妈切,是一种客家人用手做成的面条,再来一杯浓浓的冻奶茶。你很喜欢吃刀妈切,因此,我们几乎没有到别的餐馆用午餐。用完午餐后,我们又在猛烈的太阳下徒步走回旅店去。

到了下午三点多,你会闹着我陪你去吃水果或喝一杯冰冷的果汁。在马来西亚,三点的太阳依然那么猛烈,我们打着一张雨伞又徒步同样的路程到一个水果摊,你喜欢芒果以及凤梨,我则喜欢当地的番石榴,很爽脆又多维他民C。水果摊的摊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她很高兴我们常到她那,不是因为她想多赚几个钱,是因为她很羡慕我们夫妻俩那么恩爱,既然在一天里,至少有两三次来回打着同一张雨伞,手牵手在猛烈的太阳下徒步三公里路。

下午,我们通常在附近的一家餐馆用晚餐。到了晚上,我们偶尔会到村里的夜市摊,吃宵夜。

在这一个月里,附近的居民都知道有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每天手牵手在村子里徒步,无论太阳多么猛烈或者下着雨,都是俩个人手牵手一起徒步。

这样的夫妻恩情的情景是他们从来没有看过的。有两个说法。第一,村里的人不是有汽车就是摩托车,所以没有人会徒步。我们仅仅提了几个包袱就来到此地暂住,当然不会买什么交通工具。第二,确实,现在的社会夫妻俩都必须工作才能养得起一头家,夫妻俩已经没有多少机会在一起,更何况是腾出空闲的时间来一起徒步,更不用说,是手牵手一起徒步。

可能是天意,要我们尝试乡村的生活,不管我们的前途是多么黑暗,先学习夫妻俩要同舟共济,从坎坷生活中显出彼此的爱心。说实话,爱心也需要一个很恰适的好环境才能培养出来的。如果你不相信,试问:今天有多少对夫妻,能够平心静气坐在一起说话超过五分钟?在城市里的夫妻,百分之九十九也许只能回忆坐在一起聊天超过五分钟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如果夫妻俩是村民,百分之九十九认为已经结为夫妻了,还有什么可聊,在一起就是哪一回事嘛!

有一天,我们在徒步的时候,突然间下起倾盆大雨,我们俩打着一张雨伞,我紧紧的柔抱着你,怕你衣服淋湿了,怕你着凉。你问:“你说,在雨中徒步,浪漫还是不浪漫?”

我回复:“浪漫!当然浪漫!尤其是现在的社会已经再也看不到另外一对夫妻像我们这样紧紧揉在一起徒步。”

你笑着口,说:“不要自己打肿脸皮充胖子,是我们没有经济能力,所以才逼得如此下下策,一起打着同一张雨伞徒步。”

我很欣慰地说:“老天爷有眼,安排我们历练我们的爱心,即使在这样狂风暴雨中,我们俩还有心情谈笑风生。如果不是爱心,你还会跟着我如此狼狈吗?”

你不回答,却问:“还会有夫妻俩像我们这样浪漫吗?”

我回答:“不可能!”

你反驳:“别臭美!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对夫妻,不可能没有!”

我辩驳:“第一,他们肯定不明白新娘、新郎的‘新’字是什么意思。绝对不会是:每日新。”

你同意,点头说:“这一点我不与你辩驳,因为新娘、新郎这个被歪曲的意义,是你一人捏造的。第二个原因呢?”

我解释:“除非,世界倒退至少四十年。在那个时代,我才不到十岁,在乡村里,我看到许多家庭中,做太太的不用上班可以留在家里做贤妻良母,一直在家里做家务、家家的儿媳侍候公婆、养儿育女、做饭等待丈夫下班回家吃饭。吃完晚饭后,夫妻也没有别的追逐,夫妻俩只好呆在家里聊聊天,搓麻将,打打牌,消磨时间。”

你却说:“那也是浪漫的活动呀!只要夫妻俩能在一起就是好事,可以说是好恩爱的一对夫妻的闲情方式;我虽然说是闲聊着培养感情,我还是很羡慕他们能够过着这样潇洒的日子呢!”

我叹一口气,然后说:“那些潇洒的日子,永远再也找不回来了。”

你有一点惊讶!抬头看一看我得脸,然后说:“不可能的。只要夫妻俩心连心,其利断金。”

纠正你,说:“嘿!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你反驳:“不!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除非,在你心里还有别的女孩子。”

我不与你辩驳,是你喜欢与我打情骂俏。我回复:“好!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说到哪?”

你说:“那些潇洒的日子,永远再也找不回了。”

我想了一回儿,解释:“就说今天的新加坡,每一个家庭的总收入,至少一半是用来供房屋贷款;如果不需要按月交付房屋分期付款,做妻子也有足够的理由留在家里做贤妻良母。”

你却说:“不会再有什么贤妻良母的社会了。你也别想我会是一个。嘻嘻!...

我很奇怪的问:“你的逻辑在哪?”

你很写意的回复:“我在说真的。第一,现在是女强人社会,女人都是非常能干的,绝对不会向男人低头,伸手要钱。第二,哪有一个家庭不需要建立自己的家园,如果没有一套房子,怎样组织一个家呢?”

我解释:“二十年前,一套70 多平方米的三房式组屋的售价才不到七万新元,今天不到90 平方米最小型的四房式组屋,其实比70 多平方米的三房式组屋,才宽大10来平方米,但其价格却要三十到四十万新元。那额外的二、三十万新元的涨价,你说说看,一个妇女需要工作多少个月的工资才能累计这个数目?例如,她的工资是每月一千五百元,那是等于133200百个月的工资。200个月等于16.7年。133个月是等于11年。我还没有计算其利息呢!”

你相约而说:“哇!没有预料到需要十多年不停的工作,这还没有扣除所得税以及上下班的交通费等等。”

我叹口气,然后说:“当吴作栋总理在1990年开始搞什么房屋大提升计划,目的是操纵房屋价格的飙升,耍这样可耻的手段,他有想到这五个点子吗?其一,最可怜的是妇女们,失去了做贤妻良母的机会,反而被逼做牛做马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其二,夫妻俩的感情,没了时间在一起彼此继续培养夫妻的感情,离婚率高达四分之一,其数字还在攀高;其三,儿女没有了父母的关心,有一些儿女连父母的影子,一年中也没看到几回;其四,做丈夫的因为需要打两份工,那来时间与孩子们一起玩耍、与父母闲聊、与妻子鸳鸯戏水;第五,因此,最糟糕的是没有一个家庭是像样的家庭,更不用说,其中一个家庭成员敢说一句:我一个有幸福的家。”

你很无奈地说:“今天李显龙总理更加连本带利,使新加坡人民非常坎坷,日日哭倒在地!泣不成聲!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总理似乎容不下我!沒有給我一絲絲的憐憫之心!更不要说他有爱心!”

我赞赏地说:“你很诗意啊!...憐憫?没有爱心的总理只懂得执行苛政,你说他的心肠会是怎样滴?”

你很轻松地回答:“爱心的反义词是刻薄、无情、不客气、虐待、心毒等。”

我悲愤地说:“活不起,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人民苦不堪言。”

你要一摇头,问:“你在说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我叹一口气后才解释:“活不起,是打两份工作也不够开销;养不起,是儿女的学费以及额外教育辅助费;病不起,是医药费太昂贵,医院也成了政府赚钱的工具;死不起,是一辈子忧虑儿孙活得比自己更坎坷,成不了家;苦不堪言,痛苦或困苦到了极点,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你却很潇洒地说:“我们现在已经是浪迹天涯,日子并不好过,但也不至于你说那样,苦不堪言;如描述我们现在的情况,有一点过火。

我俩能在倾盆大雨中散步,有说有笑,不能说苦不堪言;是我们福气大,是我们夫妻恩爱,我俩富有爱心。”

我亲一亲你的额头,然后说:“是你有爱心,所以我们很幸福。”

你反而说:“是你福气大,我只是占了你一点点的福气,借助你的光辉照亮了我的前程,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幸福常在我心间。”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